曾多次因为喜欢的事而感到羞耻,它们像经不起炙晒的苔藓,只能苟且于阴翳中。

文学,是所有艺术分枝的桥梁。

洗澡。

嘘,他在午休中。

.

好些时候,我真想做个女人。

色达

每次坐地铁需要换乘的时候,人们就赛跑似的进入换乘站,哪怕我再怎么不急,脚步也会不自觉的加快,现在想想,原来我一直在随波逐流。

一视同仁。

风越来越大
越来越不近人情
它毫无顾忌地吹散了你脸上的妆容
一层一层的脂粉褪去
像是北方的漫天大雪

风散了
你也清晰了
那斑驳的脸庞
让我想起了故乡的壁墙

06书单,今年依然是希望多读,多拍,多画。

一年去了,又一年来了。

瞅了一会儿。

我在山的这头,看着那婀娜多姿的烟和雾。

是啊,睡不着了。

.

上班。

乘着这班车,走了。

正义。

后山的人。

©一只很大的脚 | Powered by LOFTER
1     /     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