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像作为独立的载体被展示时,文字的赘述便具有强烈的侵略性,在多数情况下,它只会剥夺观者自由想象的权利。

优越感是一种很卑微的成就感,它只能短暂的自我麻痹,仅此而已。

本是南方的人,却爱上了北方的风。

一段时间只能专注一件事,倦了,再专注另一件,倦了,又回来,循环。

        乡愁这玩意儿,不管是被哪一种媒介表达出来,对于漂泊在外的游子,都有着难以言说的吸引力,也由于许多滥情的表达,它时常显得矫情又做作。
 
        于我而言,故乡早已成为过去,那种熟悉感随着年月的更迭变得越来越陌生。首先是我自己的身体变化,例如现在在铁路上奔跑也不再是单步在跨,家里的屋顶轻易的就能爬上去……这种熟悉感太依赖于我身体与土地的互动。其次是这块土地本身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让人惊讶的是,生活了19年的土...

无节制的表达,终将成为廉价的消遣。

往深处去了的,都难以言说。

1 / 7

© 脚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