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条狗。

往深处去了的,都难以言说。

.

         早晨八点,我从小区出来,打了一个摩的坐到交通中心,途中风特别大,它无所顾忌地吹入我的眼睛,我没有闭上眼睛,也没有生它的气。
         下车后,眼睛感觉到有些疼,我想我身体里已经装满了这粗暴的风,既事已至此,我为何不把它储存起来,等这个世界还需要它的时候,再用某种方式,把它温柔的送还出去。

05/06

       老实讲,把艺术看作只有名工巧匠才能完全理解的艺术技巧,其实是一种荒谬的误解。艺术是什么?艺术是感情的表露,艺术使用的是一种人人都能理解的语言。但是我也承认,艺术评论家如果对技巧没有实际知识,是很少能作出真正有价值的评论的.       

-------摘自《月亮与六便士》


登川直树曾对新藤兼人的一些评价,当时的新藤还只是编剧。

03/10


   有段时间我有些事不太明白,某电影奖为什么要找搞文学的来当评委,某摄影奖为什么要找搞音乐的、画画的来当评委。后来想想,他们都专注于对人性情感的深度挖掘,这样其实再好不过了,和他们是做什么的本也没有太大关系。

03/04

03/02

家乡的狗,比起城里的人,总要忧伤一些。

02/23

01/07

希望明年能拍的好一些,普普通通的好。

拍照如若只追求好看,那就太遗憾了。

1 2 3 4 5 6
© | Powered by LOFTER
回到顶部 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