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条狗。

增城。

东莞。

下班回家时
突然想起我父亲
我当时多么想点燃一根烟
抽上两口
再吐出几缕烟
让它,飘回贵阳

增城。

小憩。

.

10/27

晚上八点半,在车陂南地铁站换乘时,我故意放慢了脚步,试图以正常速度走到候车处,不料,才走几步,就引起了后面同路乘客的不满,我的常速行走成了他们快速前行的阻力,于是乎,正常行走似乎也成了一种不道德的行为,为了做个有道德的人,我不得不走得快一些。

庆幸自己还保留有一点羞耻之心,因为羞耻,才会痛改前非。

对自身无知的深刻认知,常使自己陷入自卑。

记录。

.

路边,午餐

.

在刚下车的前一分钟,我还在为回家的火车票发愁,不停地盯着手机上的抢票软件,深怕不看着它,它就不为我抢了。到站后,有不少人上了车,随后有几个老人从我面前走过,我也没任何要让座的反应,直到公交车的打卡机连续响起了几声“老人免费卡”,我这才意识到到站了,于是匆忙离开座位,准备下车,接着一个老人坐上了我的座位,对我说了声“谢谢”,我回头用苦笑作了尴尬的回应,心里很愧对于那声“谢谢”。

      出地铁后,我搭的那班车乘客快坐满了,于是脚步自然得加快些,上了车,还剩下三个位置,但是都挨着窗户,要进去总得麻烦过道的乘客避让一下,我往最里处的座位走去,不出我所料,让我进去的那位乘客表现出了不满的情绪,为此我感觉自己做错了什么,颇有些自责。
     随后又进来几位乘客,寻觅到了其他空位坐下后,仍有两位乘客没处坐。
    我想起刚上车时,看见有位大哥把行李放在自己右侧座位,如果把行李放过道的话,应该还能坐一人。于是我站起来给那位站着的乘客说,右前方那里还有一个空位...

~

太阳被狂风恐吓住了,提前退出了地平线,所以夜色被拉长了一些,人也惆怅了一些。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